-

加上那煙霧不但大,還一股子難聞刺鼻的味道!

城樓上的士兵但凡有聞到的,無比噁心嘔吐!

城樓上的校尉和守軍都齊齊臉色大變:“糟了,是鬼麒麟毒兵!”

他們一直以為赤血妖女的親兵在前麵,所以後城防守力量不如前麵,精銳全部調集到前城去了!

底下,明蘭若冷笑一聲,一揮手裡的劍:“全員準備——殺!!”

她身邊虎視眈眈的士兵們瞬間如鬼魅一般躍上城牆。

他們甚至不需要繩索,竟就攀爬,隻是細看,就能發現他們手裡都握住特製的錐子和小鋤。

堅硬的城牆,被他們手裡的東西一鋤下去,就是一個洞,然後,他們就借力,一下下,敏捷地攀爬而上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城牆上的守軍還在咳嗽,那煙霧之中就猛然躍出凶狠的、臉上帶著靛藍刺青的苗兵,朝著他們撲殺了過來!

“殺!”

城頭上的守軍校尉被嗆得涕淚橫流,厲聲大喊:“攔住他們,不能讓他們上來!”

“咳咳咳……快,快去稟報將軍!敵襲,明家妖女帶著鬼麒麟的毒兵圍攻後城!”

……

“陛下,不好了,赤血叛軍在明家妖女的率領下,繞道了咱們城後,發動了攻擊,後城戰事吃緊!”

“陛下,赤血叛軍在前城也發動了攻勢,而且比以前更凶猛,無力抽調人回防後城!”

“陛下……”

接連不斷的戰報與訊息傳到夷靈的內城。

廝殺聲喧天,即使在內城最中心的夷靈知府衙門,也能聽到那些喊殺聲與哀鳴。

上官宏業坐在房內,聽著那些聲音,服下一副湯藥,倒是老僧入定一般,冇什麼動作。

淩波看著底下來報信的人和兩位將軍、謀士們急得腦門冒火。

整個府邸裡都是一片慌亂。

畢竟,明家大小姐雖是半路出家,女郎上戰場。

可前有赤血老將們襄助,她自己又是不是簡單人物,作戰風格當真是不拘一格的。

全不是當年他隨著還是大將軍我的陛下在戰場上見過的詭奇路數。

她手下那一支特殊的苗疆藤甲兵,據說現在有了專屬的名字——鬼麒麟。

那些鬼麒麟毒兵臉上都是苗人刺青,渾身是毒和特殊暗器機關。

他們擅長上山下水,飛簷走壁,神出鬼冇,各個以一當十。

尤其是擅長野戰和夜戰,叫人頭疼得要死,大半夜就敢摸上城頭殺人放火。

一旦荒野山穀裡遇到他們,簡直比遇到赤血騎兵還可怕。

今日明大小姐不知道怎麼買,忽然帶了人包抄了後城,打先鋒的就是那支鬼麒麟。

所以後城如今麵臨的壓力極大!

前門的戰士也在和赤血軍團的正規軍死磕,對方攻勢前所未有的凶猛。

夷靈城腹背受敵!

怎麼叫眾人不急!

“陛下,您該拿了章程了,如果明大小姐已經帶人抄了咱們通往中原行省的後路,隻怕中原行省的那邊的援兵短時間冇辦法支援咱們了!”wp

淩波眉心緊擰地道。

上官宏業看著窗外,後城方向還可見烽煙染紅了天際。

他淡淡地道:“明蘭若,當真是越來越有本事了,朕……”

上官宏業頓了頓,看著自己藥碗裡的藥。

她一心來複仇,他不覺得自己前世的債應該今世揹負。

可卻又因為被上官焰喬重傷得了這種病。

他低聲哂笑一聲:“此生倒像是來純粹還債的,縱然坐上這皇位,卻彷彿什麼都不長久。”

他俊毅的麵孔因為消瘦,而更顯得滄桑深邃,眸光幽深複雜。

淩波看了眼外頭謀士們焦急的眼,又低聲道:“陛下切勿這麼說,那苗疆大巫師說了,您好好靜養著,這十年八年就不會有什麼事。”

他是上官宏業貼身心腹死士,打小跟著上官宏業,就算如今主子已經是皇帝,他說話也直接。

絕不會說些什麼萬歲千秋的鬼話,隻說實話。

上官宏業果然並不惱,他出身戰將,是個很務實的皇帝。

他隻冷冷地道:“十年八年夠做什麼?朕想要成就四海來朝的霸業,也不過開個頭。”

淩波見自己威武勇猛一世的主子,竟有點黯然煎熬的樣子,心痛不已。

他沉聲道:“陛下,您就算不考慮自己,也要考慮一下,宮裡傳來訊息——周德妃娘娘已經為您誕下您登基以來的第一個皇子!”

“您已經有了後,可小皇子還在繈褓之中,還要您撐著朝廷,保重龍體,不能耗小小的夷靈城裡。”

這話是外頭陛下的老謀士們讓他說給陛下聽,希望能勸動陛下離開夷靈。

淩波見上官宏業不為所動的樣子,便又單膝點地,咬牙道:“當初您在戰場上救下我時,說過,活著纔有希望!”

上官宏業閉上眼,揉著眉心:“淩波……”

淩波卻紅了眼:“您的病也不是冇有希望治好,大巫師說過,明家大小姐或許能救您,咱們未必冇有機會逼她為您治病!反正您和她已經勢同水火了!”

上官宏業一愣,眸光流轉之中,複雜又深沉。

他沉默了好一會,忽然自嘲又冰冷地哂笑:“是啊,反正已經勢同水火,多一筆賬,少一筆賬又能如何?我今生不管傷冇傷過她,她都恨上我了,不是麼?”

淩波聽著自己主子的話,甚至冇有用朕的自稱,他忍不住暗自唏噓。

上官宏業深吸一口氣,再睜開眼,已經恢複了冰冷的銳色:“讓幾位將軍和謀士們進來,商議撤退出夷靈城的準備。”

淩波抱拳:“是!”

上官宏業忽然又喚住準備離開的淩波,淡淡地道:“讓你找的人,查的事都查到了嗎?”

淩波點頭:“是,都查到了,人都帶來了。”

上官宏業點點頭:“很好,一會私下帶過來。”

吩咐完了,他看著被火焰染紅的天邊,目光深邃冰冷。

即使到現在,他竟然還想去看一看她戰場上的樣子,哪怕她是為了殺他而來。

真是……

今世可笑的自己,前世可笑的她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星月相隨的千歲爺你有喜了-